退出生态岸线 还原看得见的乡愁

  小康在哪里丨退出生态岸线 还原看得见的乡愁

  在流经11个省份的长江上,有181道超过90度的弯道,张家港湾就是长江入海前的最后一弯。改革开放后,当地凭借绵长的江岸大力发展临港产业,也一度因过度开发,造成砂石遍地、生态失衡,湾内居民临江难见江、近水难亲水。随着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理念的推行,张家港湾四分之三的生产岸线变成了生态岸线,江边人家的生活,也在改变。

  总台央视记者 杨光:长江流经江苏的8个地市,在张家港市,在我现在所站的这个地方,长江干流在这里拐了一个直角拐弯之后继续一路奔腾入海。而它给这里所留下的是绵长的岸线、肥沃的土地以及像我身后这样长江上优美的风景。6月份的时候,在我现在所在的这一片称之为张家港湾的片区,一个12公里的滨江绿色廊道基本建成。虽然现在整个工程还有些收尾工作在进行,但现在这里每天傍晚都已经人气爆棚。那么近水楼台先得月,来的最多的,是在我对面江堤下紧挨长江居住的永兴村村民。

  江苏省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顾学渊:每天工作完吃完晚饭,然后带孩子长江边转一圈,这个时候心里是最舒服的。

  38岁的顾学渊是永兴村的网格员,2018年以前在隔壁村的造船厂上班。船厂建于改革开放之初,曾是当地纳税大户。最近几年由于行业产能过剩,逐渐接不到多少订单,业务也开始转为利润较低的修船。因为效益不好,顾学渊最后选择了离开。

  总台央视记者 杨光:我身后是两个矗立在江堤边上的非常巨大的龙门架。因为在2019年之前,这里是整个张家港片区当中最大的一家造船厂。当时因为造船而产生的噪音和油漆的味道是困扰朝南村村民的老大难问题。江堤的边上除了像造船厂之外,还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散货码头。当时一些煤炭黄沙就直接堆在江堤的边上,如果风稍微大点,走在江堤的边上,扬尘让人会睁不开眼。

  近水难亲水 村民无奈搬离村庄

  江苏省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郭锦宇:你们知道以前的长江是什么样子的呢?看一下这里,是不是堆起来一排排的什么,你觉得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呢?

  学生:应该是养鱼的。

  正在上作文课的郭锦宇,也是永兴村村民,15年前他们全家搬到了市区。这张拍于2010年的照片上,永兴村江堤内外都是养鸭子用的围网。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郭锦宇:也有很大的味道,因为成千上万只鸭子嘛,不是一个人家在(养鸭子),你到(江)边你来不了的,环境不好嘛,就想搬市区。

  江苏省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顾学渊:内河基本都是黑臭河道了接近,原来我们站在这边的话就闻到鸭粪的臭味了,水质也受到污染了。

  脏乱差的江边环境,也曾让永兴村村支书黄学贤苦不堪言。他带领村民花10年时间建起的生态园,虽然园内绿植成荫,但受江边环境所累,并没引来多少游客。生态富农的路子怎么往下走?黄学贤一度压力大到整宿失眠。

  江苏省张家港市永兴村党总支书记 黄学贤:我们村也不是富裕强村,也是经济一般村,今年做一点,明年做一点(才建起来的)。

  退出生态岸线 还江于民

  真正的转机出现在2019年。张家港市针对张家港湾片区的环境提升工程启动。10万平方米的违建一家家拆,数十家码头低效企业一家家谈,161户养殖场挨个清。永兴村拆除养鸭棚的任务,落到了顾学渊身上。他的父亲顾玉华,是村里的养鸭大户,养着2000多只鸭子。

  江苏省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顾学渊:我去做别人家工作,自己父亲的工作肯定要先做通的,也跟他讲过好几次。然后吵吵架,不说话,然后就这样慢慢磨。(他也跟你冷战过,不说话?)那怎么办呢?自己父亲呗。

  在顾学渊的劝导下,加上政府也给了补贴,村里的养殖户们都同意了拆除鸭棚。去年年底,永兴村告别了近半个世纪的养殖业,村里的内河水质也从劣五类,提升到了三类水质。今年6月,140万平米的滨江绿色廊道基本建成后,永兴村成了名副其实的江景村。在家闲不住的顾玉华,为苏北一些养殖场孵化鸭苗,每年收入也有十来万,还能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顾玉华:我带我孙子孙女天天去(公园)玩的嘛,我那个小孙子说哎呀,今天玩得真开心。(原来)那个太臭了。

  绿水青山 看得见的生态红利

  村支书黄学贤则再次鼓足干劲,加速了对生态园的改扩建。

  张家港市永兴村党总支书记 黄学贤:我们永兴村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能让老百姓从保护生态过程当中,带动乡村旅游,让老百姓之直接从这个里面得到实惠。

  文化老街、精品民宿……永兴村的未来已变得越来越清晰。江美、村美、生态美,何愁好生活不上门呢。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郭锦宇:就那个白色的鸟啊。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郭锦宇侄子:那不是鹈鹕,那个是海鸥吧。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郭锦宇侄女:海鸥在海上。

  住在市区的居民纷纷慕名而来,搬出去的郭锦宇一家,也几乎每周都回村过周末,她还拟定了50岁返乡计划。

  张家港市永兴村村民 郭锦宇:慢慢的环境跟我当时2005年想要去市区的感觉,完全就是不一样了。过个几年,因为我接近快要50岁的时候嘛我就在这边,那么我可以吃过晚饭过来散散步,看看江边的风景,吹吹江风嘛,就是感觉有一种乡愁嘛。

  央视短评:小康在我们的乡愁里

  小康在哪里?小康在我们的乡愁里。回想上个世纪末,中国人提到的小康生活,更多的指的是一个经济指标,就是人们常说的“翻两番”;2012年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大大地超出了经济范畴。绿色发展、转型升级,支撑着我们对小康社会的理解不断深化。中国人的小康生活在长江边永兴村的变化里,中华民族建成小康社会的梦想则带着乡愁的露珠,一天天地清晰起来。

【编辑:苏亦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hatsrandoms.com